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: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
来源: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: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3:32:39


“现在所有人都在紧急关头,我们只能尽量戴上口罩、手套,尽可能地保持个人卫生,尽可能地消毒,”马尔默隔壁葬礼服务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说道。“我们只能祈祷,希望自己不会感染病毒。”

由于各个省份对健康申报的要求不同,航空公司张贴了不同省份关于健康申报的二维码,健康申报的内容包括乘机人姓名、证件号、手机号、健康状况等重要信息。

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。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,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。

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,“临终关怀”从业者帕特里克·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。而如今,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,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。

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,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。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,按照规定,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,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,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。“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,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。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,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。”他说道。

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(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)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。这是当地最大、装备最好的“临终关怀”服务商之一,但现在,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“死亡之战”。

3月22日,纽约市政府已下令关闭了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,殡仪馆并不在其中。Daniel J. Schaefer殡仪馆正式开门前,工作人员已经戴上了N95口罩和手套,做好了准备工作。上午9点一到,办公室的电话立刻开始响个不停,很多家庭不断打电话寻求帮助。与纽约的其他殡仪馆一样,所有人都在努力应对着疫情带来的挑战,一名员工表示,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,不停为造成的混乱与不便向客户道歉。

按照日程安排,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举行分组会议,对会议议题进行逐项审议。首都机场T2航站楼,办理完健康申报的旅客排队办理登机手续。

抵达医院后,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,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,与医院人员对接,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。

3月30日当天,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,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。马尔默表示,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,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。因此,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,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。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,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。